<address id="xvxtt"><ruby id="xvxtt"></ruby></address>
        <track id="xvxtt"></track>
        <noframes id="xvxtt"><ruby id="xvxtt"><ruby id="xvxtt"></ruby></ruby>

            <pre id="xvxtt"><strike id="xvxtt"></strike></pre>
              道德講堂
              道德講堂

              您現在所在的位置: 首頁 道德講堂

              如何成為一個不惑、不憂、不懼的人

              發布時間:2017-07-09 09:41:06作者:本站編輯閱讀次數:

              導語:

                這篇文章是1922年梁啟超先生應蘇州學界之邀作一場演講,雖然已經過去95年,社會發生巨大變遷,但是青年們面對問題極其相似,先生的觀點也極具穿透力,非常精彩,值得您細細閱讀:

                諸君!我在南京講學將近三個月了。這邊蘇州學界里頭有好幾回寫信邀我,可惜我在南京是天天有功課的,不能分身前來。今天到這里,能夠和全城各校諸君同聚一堂,令我感激得很。但有一件,還要請諸君原諒︰因為我一個月以來,都帶著些病,勉強支持,今天不能作很長的講演,恐怕有負諸君的期望哩。

                問諸君︰“為什么進學校?”我想人人都會眾口一辭的答道︰“為的是求學問?!痹賳柀U“你為什么要求學問?”“你想學些什么?”恐怕各人答案就很不相同,或者竟自答不出來了。

                諸君??!我替你們總答一句吧︰“為的是學做人?!蹦阍趯W校里頭學的數學、幾何、物理、化學、生理、心理、歷史、地理、國文、英語、乃至什么哲學、文學、科學、政治、法律、經濟、教育、農業、工業、商業等等,不過是做人所需要的一種手段,不能說??窟@些便達到做人的目的。任憑你那些件件學得精通,你能夠成個人不能成個人,還是另一個問題。

                人類心理,有知、情、意三部份,這三部份圓滿發達的狀態,我們先哲名之為“三達德”—知、仁、勇。為什么叫做“達德”呢?因為這三件事是人類普通道德的標準,總要三件具備才能成一個人。三件的完成狀態怎么樣呢?孔子說︰“知者不惑,仁者不憂,勇者不懼?!?/span>

                所以教育應分為知育、情育、意育三方面?,F在講的知育、德育、體育不對,德育范圍太籠統,體育范圍太狹隘。知育要教導人不惑,情育要教導人不憂,意育要教導人不懼。教育家教學生,應該以這三件為究竟我們自動的自己教育自己,也應該以這三件為究竟。

                1、怎樣才能不惑呢?

                最要緊的是養成我們的判斷力。想要養成判斷力︰

                第一步,最少須有相當的常識﹔進一步,對于自己要做的事須有專門知識﹔

                再進一步,還須有遇事能判斷的智慧。假如一個人連常識都沒有了,聽見打雷,說是雷公發威﹔看見月蝕,說是蝦蟆貪嘴。那么,一定鬧到什么事都沒有主意,碰著一點疑難問題,就靠求神、問卜、看相、算命去解決。真所謂“大惑不解”,成了最可憐的人了。

                學校里小學、中學所教,就是要人有了許多基本的常識,免得凡事都暗中摸索。但僅僅有這點常識還不夠。我們做人,總要各有一件專門職業。這職業也并不是我一人破天荒去做,從前已經許多人做過。他們積了無數經驗,發見出好些原理、原則,這就是專門學識。

                我打算做這項職業,就應該有這項專門學識。例如我想做農嗎?怎樣的改良土壤,怎樣的改良種子,怎樣的防御水罕、病蟲‥‥等等,都是前人經驗有得成為學識的。我們有了這種學識,應用他來處置這些事,自然會不惑﹔反是則惑了。做工、做商‥‥等等,都各各有他的專門學識,也是如此。我想做財政家嗎?何等租稅可以生出何樣結果,何種公債可以生出何樣結果‥‥等等,都是前人經驗有得成為學識的。

                我們有了這種學識,應用他來處置這些事,自然會不惑﹔反是則惑了。教育家、軍事家‥‥等等,都各各有他的專門學識,也是如此。我們在高等以上學校所求得的知識,就是這一類。

                但??窟@種常識和學識就夠嗎?還不能。宇宙和人生是活的,不是呆的﹔我們每日所碰見的事理,是復雜、變化的,不是單純的、印板的。倘若我們只是學過這一件才懂這一件,那么,碰著一件沒有學過的事來到跟前,便手忙腳亂了。所以還要養成總體的智慧,才能得有根本的判斷力。這種總體的智慧如何才能養成呢?

                第一件,要把我們向來粗浮的腦筋,著實磨練他,叫他變成細密而且踏實﹔那么,無論遇著如何繁難的事,一定可以徹頭徹尾想清楚他的條理,自然不至于惑了。

                第二件,要把我們向來昏濁的腦筋,著實將養他,叫他變成清明﹔那么,一件事理到跟前,我才能很從容、很瑩澈的去判斷他,自然不至于惑了。以上所說常識、學識和總體智慧,都是知育的要件﹔目的是教人做到“知者不惑”。

                2、怎么樣才能不憂呢?

                為什么仁者便會不憂呢?想明白這個道理,先要知道中國先哲的人生觀是怎么樣?!叭省敝蛔?,儒家人生觀的全體大用都包在里頭。

                “仁”到底是什么,很難用言語來說明。勉強下個解釋,可以說是︰“普遍人格之實現?!笨鬃诱f︰“仁者,人也?!币馑颊f是人格完成就叫做“仁”。但我們要知道︰人格不是單獨一個人可以表見的,要從人和人的關系上看出來。

                所以“仁”字從二人,鄭康成解他做“相人偶”??偠灾?,要彼我交感互發,成為一體,然后我的人格才能實現。所以我們若不講人格主義,那便無話可說﹔講到這個主義,當然歸宿到普遍人格。換句話說,宇宙即是人生,人生即是宇宙,我的人格和宇宙無二無別。

                體驗得這個道理,就叫做“仁者”。然則這種“仁者”為什么會不憂呢?大凡憂之所從來,不外兩端︰一曰憂成敗,一曰憂得失。我們得著“仁”的人生觀,就不會憂成敗。為什么呢?因為我們知道,宇宙和人生是永遠不會圓滿的,所以易經六十四卦,始“干”而終“未濟”﹔正為在這永遠不圓滿的宇宙中,才永遠容得我們創造進化。

                我們所做的事,不過在宇宙進化幾萬里的長途中,往前挪一寸兩寸,那里配說成功呢?然則不做怎么樣?不做便連一寸兩寸都不往前挪,那可真失敗了?!叭收摺笨赐高@種道理,信得過只有不做事才算失敗,凡做事便不會失敗﹔所以易經說︰“君子以自強不息?!睋Q一方面來看,他們又信得過凡事不會成功的﹔幾萬里路挪了一兩寸,算成功嗎?所以論語說︰“知其不可而為之?!蹦阆氅U有這種人生觀的人,還有什么成敗可說呢?

                再者,我們得著“仁”的人生觀,便不會憂得失。為什么呢?因為認定這件東西是我的,才有得失之可言。連人格都不是單獨存在,不能明確的畫出這一部分是我的,那一部分是人家的,然則那里有東西可以為我所得?既已沒有東西為我所得,當然亦沒有東西為我所失。我只是為學問而學問,為勞動而勞動,并不是拿學問勞動等等做手段來達某種目的— 可以為我們“所得”的。

                所以老子說︰“生而不有,為而不持?!薄凹纫詾槿?,己愈有﹔既以與人,己愈多?!蹦阆氅U有這種人生觀的人,還有什么得失可憂呢?總而言之,有了這種人生觀,自然會覺得“天地與我并生,而萬物與我為一”﹔自然會“無入而不自得?!彼纳?,純然是趣味化、藝術化。這是最高的情感教育,目的是教人做到“仁者不憂”。

                3、怎么樣才能不懼呢?

                有了不惑、不憂功夫,懼當然會減少許多了。但這是屬于意志方面的事。一個人若是意志力薄弱,便有很豐富的知識,臨時也會用不著﹔便有很優美的情操,臨時也會變了卦。然則意志怎樣才會堅強呢?頭一件須要心地光明。孟子曰︰“浩然之氣,至大至剛?!薄靶杏胁汇恢?,則餒矣?!庇终f︰“自反而不縮,雖褐寛博,吾不惴焉?自反而縮,雖千萬人,吾往矣?!?/span>

                俗詞說得好︰“生平不作虧心事,夜半敲門也不驚?!币粋€人要保持勇氣,須要從一切行為可以公開做起,這是第一著。第二件要不為劣等欲望所牽制。論語說︰“子曰︰‘吾未見剛者?!驅υ哗U‘申棖?!釉哗U‘棖也欲,焉得剛?’”被物質上無聊的嗜欲東拉西扯,那么,百鏈鋼也會變為繞指柔了。

                總之,一個人的意志,由剛強變為薄弱極易,由薄弱返到剛強極難。一個人有了意志薄弱的毛病,這個人可就完了。自己作不起自己的主,還有什么事可做!受別人壓制,做別人奴隸,自己只要肯奮斗,終能恢復自由。自己的意志做了自己嗜欲的奴隸,那么,真是萬劫沉淪,永無恢復的余地,終身畏首畏尾,成了個可憐人了。

                孔子說︰“和而不流,強哉矯﹔中立而不倚,強哉矯﹔國有道,不變塞焉,強哉矯﹔國無道,至死不變,強哉矯?!蔽依蠈嵏嬖V諸君吧,做人不做到如此,決不會成一個人。但是做到如此真是不容易,非時時刻刻做磨練意志的工夫不可。意志磨練得到家,自然是看著自己應做的事,一點不遲疑,扛起來便做,“雖千萬人吾往矣”。這樣才算頂天立地做一世人,絕不會有藏頭露尾、左支右絀的丑態。這便是意育的目的,要人做到“勇者不懼”。

                我們拿這三件事作做人的標準,請諸君想想,我自己現在做到那一件?那一件稍為有一點把握?倘若連一件都不能做到,連一點把握也沒有,噯喲!那可真危險了,你將來做人恐怕就做不成!講到學校里的教育嗎:第二層的情育第三層的意育,可以說完全沒有,剩下的只有第一層的知育。

                就算知育罷:又只有所謂常識和和學識,至于我所講的總體智慧靠來養成根本判斷力的,確實一點兒也沒有。這種“販賣智識雜貨店”的教育,把他前途想下去,真是令人不寒而栗!現在這種教育,一時又改不來,我們可愛的青年,除了他更沒有可以受教育的地方。諸君??!你到底還要做人不要?你要知道危險呀!非你自己抖擻精神想法自救,沒有人能救你呀!

                諸君??!你千萬不要以為得些片斷的知識就是算有學問呀!我老實不客氣告訴你吧︰你如果做一個人,知識自然是越多越好﹔你如果做不成一個人,知識卻越多越壞。

                你不信嗎?試想想全國人所唾罵的賣國賊某人某人,是有知識的呀,還是沒有知識的呢?試想想全國人所痛恨的官僚、政客— 專門助軍閥作惡、魚肉良民的人,是有知識的呀,還是沒有知識的呢?諸君須知道??!

                這些人,當十幾年在學校的時代,意氣橫厲,天真爛縵,何嘗不和諸君一樣,為什么就會墮落到這樣田地呀?屈原說的︰“何昔日之芳草兮,今直為此蕭艾也?豈其有他故兮,莫好修之害也?!碧煜伦顐牡氖?,莫過于看見一群好好的青年,一步一步的往壞路上走。諸君猛醒??!現在你所厭、所恨的人,就是前車之鑒了。

                諸君??!你現在懷疑嗎?沉悶嗎?悲哀、痛苦嗎?覺得外邊的壓迫你不能抵抗嗎?我告訴你︰你懷疑、沉悶,便是你因不知才會惑﹔你悲哀、痛苦,便是你因不仁才會憂﹔你覺得你不能抵抗外界的壓迫,便是你因不勇才會懼。這都是你的知、情、意未經修養、磨練,所以還未成個人。我盼望你有痛切的自覺??!有了自覺,自然會自動。那么學校之外,當然有許多學問,讀一卷經,繙一部史,到處都可以發見諸君的良師呀!

                諸君??!醒醒吧!養定你的根本智慧,體驗出你的人格人生觀,保護好你的自由意志。你成人不成人,就看這幾年哩!

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梁啟超

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1922年12月27日在蘇州學生聯合會講演

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
              女高中生成泄欲h文,哈尔滨老熟女啪啪嗷嗷叫,极品粉嫩小泬粉白浆20p

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xvxtt"><ruby id="xvxtt"></ruby></address>
    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xvxtt"></track>
        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xvxtt"><ruby id="xvxtt"><ruby id="xvxtt"></ruby></ruby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pre id="xvxtt"><strike id="xvxtt"></strike></pre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