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address id="xvxtt"><ruby id="xvxtt"></ruby></address>
        <track id="xvxtt"></track>
        <noframes id="xvxtt"><ruby id="xvxtt"><ruby id="xvxtt"></ruby></ruby>

            <pre id="xvxtt"><strike id="xvxtt"></strike></pre>
              道德講堂
              道德講堂

              您現在所在的位置: 首頁 道德講堂

              人生的簡單與復雜

              發布時間:2017-07-25 14:24:24作者:本站編輯閱讀次數:

              這個世界其實很簡單,只是人心很復雜。

              其實人心也很簡單,只是利益分配很復雜。

              桌上有一堆蘋果,人們并不在意這堆蘋果有多少,而是在意分到自己手里的有多少。單位里有一攤子事兒,人們并不在意這攤子事兒有多少,而是在意自己多干了多少。世俗所謂的大智慧,因為對得失斤斤計較,最后都變成了小聰明。

              人與人之間的關系其實很簡單,由于利益分配很復雜才有了爾虞我詐,才有了勾心斗角。紛繁的塵世其實也很簡單,由于人類情感很復雜才有了書劍恩仇,才有了離合聚散。

              人生之簡單,是生命長卷中的幾筆線條,有著疏疏朗朗的淡泊;是生命意境中的一輪薄月,有著清清涼涼的寧靜。

              人生之復雜,是潑灑在生命宣紙上的墨跡,渲染著城府與世故;是拉響在生命深處的咿咿呀呀的胡琴,揮不去嘈雜與迷惘。

              天地有大美,于簡單處得;人生有大疲憊,在復雜處藏。生活中常有大情趣,一定是日子過得很簡單;生命常得大愉悅,一定是心靈純凈到不復雜。

              人,一簡單就快樂,但快樂的人寥寥無幾;一復雜就痛苦,可痛苦的人卻熙熙攘攘。這反映出的現實問題是:更多的人,要活出簡單來不容易,要活出復雜來卻很簡單。

              這個世界,每天都充斥著利益的調整與分配。人,每天都被各種復雜的心情左右著,操控著??萍及l展到現在,我們利用它幾乎可以做到一切,譬如可以準確地登上月球,可以超遠距離發射火星車去觀察火星,可以把一周的天氣預報得分毫不差,卻無法知道下一刻會擁有怎樣的心情。

              說到底,科技掌控的是客觀,是理性;而人,卻是主觀的感性的動物。而主觀與感性,像小孩子的臉,像戀人的情緒,像二八月的天,是最不容易捉摸與掌控的。

              人,小時候簡單,長大了復雜;窮的時候簡單,變闊了復雜;落魄的時候簡單,得勢了復雜;君子簡單,小人復雜;看自己簡單,看別人復雜。這不由得讓我想起顧城的那首詩:我一會兒看你,一會兒看云,我看你時很遠,看云時很近。簡單與復雜之間,也有這么一層迷蒙的關系,上一刻遠離了簡單,下一刻就要靠近復雜,而這一刻,不知是遠離了簡單,還是靠近了復雜。

              一眼望到底的,似乎很簡單。一口百年古井,幽深,澄澈,也可以一眼望到底,但這口古井,本身卻并不簡單。人也一樣。有時候,一個人可以一眼望到底,并不是因為他太過簡單,不夠深刻,而是因為他太過純凈。一個人,有至純的靈魂,原本就是一種撼人心魄的深刻。這樣的簡單,讓人敬仰。

              有的人云山霧罩,看起來很復雜,很有深度。其實,這種深度,是城府的深度,而不是靈魂的深度。這種復雜,是險惡人性的交錯,而不是曼妙智慧的疊加。

              人生,說到最后,簡單得只有生死兩個字,但由于有了命運的浮沉,由于有了人世的冷暖,簡單的過程才變得跌宕起伏,紛繁復雜。

              簡單,是生命留給這個世界的美麗的手勢;而復雜,是生命永遠無法打撈的蒼涼的夢境。


              來自:非草個人圖書館

              女高中生成泄欲h文,哈尔滨老熟女啪啪嗷嗷叫,极品粉嫩小泬粉白浆20p

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xvxtt"><ruby id="xvxtt"></ruby></address>
    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xvxtt"></track>
        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xvxtt"><ruby id="xvxtt"><ruby id="xvxtt"></ruby></ruby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pre id="xvxtt"><strike id="xvxtt"></strike></pre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